特约供稿 · 2018-08-02 11:54

站在风口,这家企业逆风自救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金风科技是国内风电龙头企业,连续七年排名国内第一,连续三年排名全球前三。截至2017年末在国内累计装机2.78万台、装机容量42GW;海外累计装机770台、装机容量1.45GW。仅在国内安装的风机,每年发电量约850亿度,相当于三峡电站的年发电量,大约够全中国人使用5天。

 

与光伏一样,风电在中国的发展也几度起落,不同的是光伏明星尚德、英利、赛维早已“星光暗淡”,金风科技却保住了龙头地位,2017年净利润达30亿,目前市值约500亿,静态市盈率不到16倍。

 

尽管绩优但在投资人眼中金风科技的不确定性不小,补贴退坡,绿证及配额制细则不明朗,内蒙、吉林、黑龙江等“红色预警区域”何时下发新指标……金风科技及整个风电产业都处在十字路口。

 

五年来营收增长1.2倍

 

金风科技于2007年底在深圳中小板上市,是那个时代的明星,与全聚德一起成为被“爆炒”的小盘绩优股。2010年6月金风科技试图在香港主板上市,但大陆风电投资过热苗头已现,据传政府部门即将采取措施,此次IPO因认购不足而失利。4个月后金风科技卷土重来,在港发售部分获40倍超额认购,募集金额逾60亿港元(悉数行使超额配售权)。

 

但金风科技果然没有躲过风电行业低谷,2011~2013连续三年的营收低于2010年,直到2014年才开始复苏并于2015年达到300亿,但随后就又开始“阴跌”。

 

由于主营业务毛利润率显著提高并且积极拓展风电服务、风场开发等业务,2017年金风科技净利润较2012年增长了18倍,年均复合增长率达超过80%,从这点来讲,金风科技是非常优质的上市公司。

 

1)风机及零部件

 

早在2009年,金风科技风机及零部件收入就超过100亿,2010年增长64%到168亿。随后七年起起伏伏,2017年该项收入194亿,较2010年增长15.8%,年均复合增长率仅为2.1%。但风机业务收入占比从2010年的95%降至2017年的77%,说明金风科技在主营业务增长乏力的情况下积极开展了“自救”。

2009年起,1.5MV机组成为金风科技的主力机型,0.75MV机组“淡出”。2015年,1.5MV机组销量达到峰值(2774台),随后快速回落,2017年仅销售418台。

 

按原计划,2.5MV机组将是金风科技的下一代主力机型,届时1.5MV机组产能将直接用于制造2.5MV机组。但2.5MV机组没能接过“接力棒”,2017年销量不过551台,比2015年还低14.6%。2.0MV成为“救驾”产品,2017年销售1516台,成为年度冠军。至于3.0MV机组,在2017年的销量为15台,依然不成气候。

2)风电服务

 

与光伏相比,风电后服务工作量很大,随着累计装机量增长,风电服务成为金风科技的重要业务。

金风科技的风场服务不限于定期保养、排除故障,而是利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帮助客户发掘潜力、提高效能。笔者曾听李彦宏本人聊过百度与金风科技在大数据、云计算方面的深度合作。

 

截至2017年末,金风科技为全球3.5万台机组提供服务,其中超过2万台机组接入“金风科技全球监控中心”。全年服务收入超过20亿,占总营收的8.2%,平均每台机组5.8万元。这3.5万台风机分布在全球992个风场,平均每个风场一年的服务费用仅200万出头。风电服务赚的是“辛苦钱”,但很有意义。

 

3)风电投资

 

风场开发的初始动机是自产自销,与吉利上线曹操专车是同一个道理。2015年、2016年,金风科技风场新增装机容量分别相当于本年销售风机总装机容量的14.8%和18.8%,2017年这个比率降至6.8%。

 

到2016年末,金风科技旗下96个风电项目公司资产合计超过260亿,总并网装机容量4.15GW,在全球风电投资商中居第21位。2017年,并网装机容量进一步增到4.71GW。此外,金风科技持有在建及已核准未开工项目总容量接近5GW,几乎相当于2017年全年的销量。

 

除消纳自家的产品,随着并购机组的增加,风电收入开始水涨船高。2017年金风科技发电收入达32.5亿,占营收的13%(2012年仅为1.2%)。

 

2017年,金风科技旗下新增并网装机容量344MW(2016年高达1033MW),同比增加13.5%,发电收入却增长了34.7%。这是因为金风科技开始介入电力交易市场,2017年交易了17.56亿度,收入11.08亿(含补贴8.73亿)。

 

2017年,金风科技还获得6.5亿风电场投资收益,较2016年增长11.6倍。

4)营收增长乏力

 

2010年,金风科技营收176亿,同比增长64%,却远远低于2015年。2011年~2013年,营收持续低迷,直到2014年才恢复到2010年的水平。2015年营收突破300亿,同比增长70%,然后又是连续两年的低迷。

金风科技营收增长乏力与国内风电大环境相关。经过一段时期的高速发展,中国风电市场出现设备制造产能过剩、“三北”等地区风电装机容量增长过快却无法消纳、弃风现象严重,2011年风电市场进入调整期。作为龙头企业,金风科技率先复苏,2015年销量创出新高。但市场供需不平衡并未得到根本解决,2016年、2017年营收连续出现负增长。

 

值得称道的是,金风科技的主力机型从1.5MV升级为2.0MV机型,可惜不是2.5MV机型,更不是3.0MV机型。

 

五年来净利润提高18倍

 

2017年金风科技营收251亿,比2015年低16.4%,比2012年高122%,但2017年净利润却比2012年高1803%。

 

1)哪项业务毛利润率最高

 

2012年以来金风科技毛利润稳步提高到70亿元以上,2017年毛利润率达30%,较2012年高一倍。

有意思的是,金风科技毛利润率大幅提高并非产品结构变化所致。事实上,2017年1.5MV机组毛利润率比2.0MV机型还要高1.4个百分点。

纵向观察,2017年1.5MV机组毛利润率比2011年高了将近一倍,而2015年才开始规模销量的2.0MV机组毛利润率起点即高于20%。说明金风科技在2.0MV这个档次的技术和供应链管理日臻成熟。而2.5MV、3.0MV的相关能力还有待观察,目前还没有体现在业绩上。

 

金风科技风场开发毛利润率基本在60%以上,不仅卖电有补贴,转让风场还能获得投资收益。随着风场开发收入占比超过10%,对整体毛利润率的贡献日益突出。

 

风电服务毛利润率只有15%左右,对人才、技术、服务各方面的能力要求高,是典型的“累活”,但正如上文所说“这辛苦钱赚得有意义”。

 

综上所述,风场服务毛利润率最高(2017年为66%),风机及零部件的毛利润贡献最大(2017年达49亿)。

 

2)费用刚性太强

 

2017年,毛利润率30%,销售、管理(含研发)费用合计占营收的17.4%,净利润率只有12.5%。

 

与经营相关的支出哪些算是成本,哪些可列为费用,有两个基本原则:

 

一看支出的“刚性”。比如饭馆的房租、水电费、厨师服务员工资以及购买食材的开支都是刚性的,少花任何一笔饭馆就经营不下去,此类支出应确认为成本。而派人到街上发小广告招揽生意的相关支出属于“销售费用”,不花也能经营、花了要评估投入产出比,这类锦上添花的支出就是费用。

 

二看支出能否准确地与业务“配对”,能则确认为成本,不能则列入费用。例如流水线工人的工资是成本,办公室主任的工资属于行政费用。

 

金风科技销售费用主要包括运输费、装卸费、职工薪酬、投标费用等,直接与风电机组运输、安装相关,与饭馆服务员工资一样是刚性支出而且可分辨出花在哪个机组,属于成本而且“刚性”很强。

 

不过各行业都有自己的惯例。比如门户网站将所有与内容相关的支出列为成本,而在线旅行网站(OTA)将获取酒店、机票、景点门票等信息的支出列为“产品费用”。

 

金风科技管理费用的“刚性”也比较强,2017年管理费用中最大的一项开支是超过10亿的研发费用。

 

费用“刚性”强意味着难以通过规模扩张改善效益。

 

2016年、2017年,金风科技净利润均在30亿以上,2017年净率达到12.5%。通过以上分析可知,金风科技效益改善源于毛利润率的大幅提高而不是规模扩张。论规模2015年最大,但这一年净利润28.5亿、净利润率不到10%。

由于费用刚性强,金风科技要改善效益只能从提高毛利润率入手,即便提高主营业务毛利润率并开拓毛利润率高的新业务。

 

风电产业在十字路口

 

2010年,中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18.9GW。累计装机容量44.73GW,超过美国居世界首位。从此以后,中国每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占全球的份额居高不下,2015年一度高达48%。2017年,中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19.6GW,占全球的37.3%。

截至2017年末,全球风电累计装机容量达到539.6GW,中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184GW,占全球的34%。

从2010年超越美国之后,中国风电每年新增装机容量在全世界的份额稳步增长,2012年是25%,2017年达到34%。驱动因素就是两个字:补贴。

 

中国各级政府可以掌控的资金及“自由度”远远高于欧美国家政府,这是补贴的客观基础。“弯道超车”有不可抗拒的魔力,“领跑”更是能令人兴奋地高呼“厉害了!”这是补贴的主观动机。

 

笔者十年前在《南方日报》撰文指出:“金风科技成本中的99%是外部采购零部件,从叶片、变速箱、基座到外罩全部都是外购的。随着国家鼓励新能源产业的政策力度增强,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风电整机领域。不远的将来会出现这样一种局面:上百家整机“制造厂”到几家叶片厂、齿轮变速箱厂和电机厂排队订货……”

后来中国风电整机厂果然超过100家,由于资质良莠不齐,设备故障率居高不下,甚至出现着火、倒杆等严重事故。由于盲目投资,风电在本地难以消纳,跨地区输送又不畅通,个别地区“弃风”现象高达30%(注:弃风就是有风却不启动风机发电)。

 

政府终于被迫伸出“有形之手”对风电投资降温。例如将内蒙古、黑龙江、吉林、宁夏、甘肃、新疆等地区列为“红色预警区域”,暂停风电新项目核准以及并网,以缓解弃风限电。

2017年7月28日,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指导意见》,进一步强调风电发展的质量;横向强调多能互补,纵向强调源网荷储之间的互动;布局以资源导向型向市场消纳导向转变;逐步向中东部、海上倾斜。

 

2017年11月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再次明确要完善可再生能源价格机制。根据技术进步和市场供求,实施风电、光伏等新能源上网电价“退坡”,2020年实现风电与燃煤发电上网电价相当、光伏上网电价与电网销售电价相当。

 

风电是未来绿色能源的支柱之一,但整个产业仍处在“十字路口”,即便对金风科技这样的龙头企业资本市场也不敢过于乐观。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