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项目 · 2018-07-05 19:07

摆脱石油依赖,阿拉伯国家在清洁能源方面可以这么干

今年3月15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题为《清洁能源正在改变全球能源地缘政治》的文章称,美国页岩革命、中国能源转型及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等因素令世界日益减轻对石油的依赖。

作为全球最大的产油区,阿拉伯国家和地区早已意识到这一点。

两周后,日本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副主席孙正义与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勒曼共同宣布,软银将联合沙特政府,在沙特阿拉伯兴建世界最大太阳能发电厂。预计到2030年投资总额将达到2000亿美元。

三个月之后,6月28日,由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和阿拉伯国家联盟联合主办的“阿拉伯国家能源互联网暨‘一带一路’建设论坛”在中国北京举行。论坛倡议阿拉伯国家及世界各国政府、国际组织、能源电力企业、金融机构、研究机构等联合起来,共同推动阿拉伯国家清洁能源开发和电网互联互通。

合作组织主席、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理事长、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院士刘振亚在致辞中表示,阿拉伯国家之间已实现一定规模跨国联网,周边欧洲、南亚等地区电力需求旺盛,构建阿拉伯国家能源互联网潜力巨大。构建阿拉伯国家能源互联网的总体思路是坚持区内平衡和外送并重,加快开发区内大型太阳能发电、风电基地;强化国内互联,推进跨国联网工程,建设阿拉伯与欧洲、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互联通道,形成“区内紧密互联、跨区高效配置、多能互补互济”的能源发展新格局。

 

“构建能源互联网将彻底改变经济发展对油气资源的高度依赖,以能源转型带动经济转型。阿拉伯国家位于亚欧非三洲的交汇,区位优势突出,以阿拉伯国家能源互联网为平台,打造亚欧非清洁能源生产中心和贸易枢纽。推动阿拉伯国家合作开发清洁能源,不仅能够满足各国发展的能源需求,还将促进各国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共享与合作,增进政治互信,为实现联动发展、创造有利的地缘政治环境。”刘振亚说。

阿拉伯国家联盟副秘书长卡马尔·哈桑·阿里表示,阿拉伯国家长期以来高度重视并积极推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发展,目前已就建立统一的电力市场签署了备忘录。希望阿盟与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进一步深化合作,为开发阿拉伯国家地区的清洁能源,推动阿拉伯国家电网互联互通发挥积极作用。

构建阿拉伯国家能源互联网的总体思路有着充分的理论依据和现实依据。“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指数GEIDI”和它的团队成员“电力互联指数”“绿色低碳指数”“能源经济社会环境协调发展指数”为这个总体思路的提出提供了强大的数据支撑。

摆脱石油依赖,阿拉伯国家在清洁能源方面可以这么干

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指数由电力互联、绿色低碳和能源经济社会环境协调发展三个专项指数和18个量化指标构成。

电力互联指数

反映国家和区域的电力普及、内部电网结构与发展程度、电气化水平以及跨国互联互通发展程度。

绿色低碳指数

反映国家和区域的能源、电力系统低碳化和清洁化发展程度,主要从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两个环节评估清洁能源开发和使用程度。

能源经济社会环境协调指数

反映国家和区域的能源、电力系统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保障程度及经济社会环境协调发展水平。

合作组织将全球国家按照欧洲、北美、中南美洲、大洋洲、东亚、俄罗斯和中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和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划分为十大区域,进行了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指数区域排名分析。发现欧洲、北美、东亚总体出于领先水平,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指数区域排名前三位,而以阿拉伯国家为主的西亚和北非区域位于第八位。

摆脱石油依赖,阿拉伯国家在清洁能源方面可以这么干

阿拉伯国家包括巴勒斯坦、约旦、叙利亚、黎巴嫩、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也门、科威特、阿联酋、卡塔尔、巴林、阿曼等12个西亚国家;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利比亚、苏丹、埃及等6个北非国家;非洲西部的毛里塔尼亚;以及非洲东部的吉布提、索马里、科摩罗。

根据对全球140个国家进行实际测算,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指数世界国家排名被总体分为三个梯队。前40位国家为第一梯队,国家主要来自欧洲、北美、东亚、大洋洲,前五名分别为挪威、瑞典、芬兰、奥地利、瑞士。而主要阿拉伯国家的排名均位于50位以后。

摆脱石油依赖,阿拉伯国家在清洁能源方面可以这么干

注:主要阿拉伯国家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指数和排名,挪威为参考值。

基于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指数评价结果,综合考虑资源禀赋和开发条件等情况,合作组织研究提出,在北非可优先开发7个大型太阳能基地,可装机容量达11亿千瓦;在西亚西部可优先开发10个大型太阳能基地,可装机容量达21亿千瓦,同时提出了亚非北横和南横2大通道以及欧非西纵、中纵、东纵3大通道,以及13个重点互联工程,定位于跨洲、跨区清洁能源电力外送消纳、互补互济

摆脱石油依赖,阿拉伯国家在清洁能源方面可以这么干

亚非北横通道

联接南亚、西亚太阳能基地及北非五国,实现西亚沙特太阳能送电埃及,并向西通过 1000 千伏交流延伸至摩洛哥,长度 9500 公里。

亚非南横通道

联接刚果河、尼罗河水电基地和西亚太阳能基地,实现非洲水电和西亚太阳能互补互济,长度 6000 公里。

欧非西纵通道

由冰岛经英国、法国、西班牙、摩洛哥、西非至南非,向北通过格陵兰岛与西半球互联。将格陵兰岛、北海风电送至欧洲大陆,将刚果河水电送至北非、南非,并与北非太阳能联合送电欧洲大陆,长度1.5万公里。

欧非中纵通道

联接北极风电、北欧水电基地和北非太阳能基地,经德国、奥地利、意大利等国家纵贯欧洲大陆,向南联接至突尼斯,长度4500公里。

欧非东纵通道

由巴伦支海岸经俄罗斯、波罗的海、乌克兰、巴尔干半岛、塞浦路斯、埃及、东非至南非。将北极、波罗的海风电送至欧洲,将尼罗河水电送至北非、南非,与埃及太阳能、风能联合送电欧洲,长度 1.4 万公里。

根据优先大规模开发太阳能、协同开发风电、有效提高清洁能源发电占比、降低化石能源发电占比的原则,合作组织提出了中远期的电源规划的情景——到2035年,阿拉伯国家化石能源发展装机占比将降低到43%,太阳能总装机容量可以达到45%;到2050年,阿拉伯国家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占比将进一步降低至22%,太阳能总装机容量达到68%。

参与评论